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之是怎樣的心情

問題描述:

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之是怎樣的心情
1個回答 分類:語文 2014-12-02

問題解答:

我來補答
  《荷塘月色》是現代抒情散文的名篇.文章借對“荷塘月色”的細膩描繪,含蓄而又委婉地抒發了作者不滿現實,渴望自由,想超脫現實 而又不能的復雜的思想感情,為我們留下了舊中國正直知識分子在苦難中徘徊前進的足跡.《荷塘月色》中的“出浴的美人”顯然是不符合的,“那個年代,女同志別說出浴了,就是露出肚臍都要受批判.”高一課本里,朱自清寫《荷塘月色》時,曾將點綴于荷葉之間的白花喻為“剛出浴的美人”,采蓮少女蕩舟出湖,原來不是“載歌載舞”,而是唱著艷歌去的,歌中唱道:妖童媛女,蕩舟心許……——這些輕度“涉黃”的細節曾一度被剪除.但現在課本中已恢復其原來內容. 首先,說明作者的思緒變化:不靜到求靜到得靜到出靜,回歸現實,高于現實. 帶著淡淡的憂愁走出家門,趁月色出來散心,順著幽靜的小路一路走來,自然而然地來到了日日經過的荷塘邊,一去看那月下的荷塘.月色下的荷塘是那樣的美,比之白天又別有一番風致.荷葉是亭亭的如舞女的裙,可以想象荷葉隨風起舞時婆娑婀娜的美妙身姿;而點綴其間的白色的荷花,不禁讓人想起她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特性.荷花又是形態各異的:“有裊娜地開著的,有羞澀地打著朵兒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剛出浴的美人”.用上“裊娜、羞澀”二詞,在作者的眼里荷花儼然已是仙子一般了.作者用細致的工筆和絕妙的比喻,對荷葉的形神、荷花的資質進行一番令人神往的描繪,荷花、荷葉的優美形象似已展現眼前. 這還不是最美的,一縷“微風”讓這副極美的荷花圖動了起來:“微風過處,送來縷縷清香,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.這時候葉子與花也有一絲的顫動,像閃電般,霎時傳過荷塘的那邊去了.葉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著,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.葉子底下是脈脈的流水,遮住了,不能見一些顏色:而葉子卻更見風致了.”霎時,荷香如歌,似有若無,花葉顫動,流波溢彩,葉、花、形、色、味渾然一體.人也在微風中全身心地沉醉在這荷塘美景之中了. 而這似乎還不夠極致!再看看塘上的月色: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.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.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;又像籠著輕紗的夢.”葉下的流水被密密的葉子遮住了,不能看見,而葉上“如流水”一般的月光卻在 “靜靜地瀉”著,一個“瀉”字,化靜為動,使人看到了月光的流動感;“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”,一個“浮”字又突出了霧的輕飄朦朧.葉子和花在薄霧籠罩下,迷迷蒙蒙,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,如夢似幻.月色迷蒙柔和、薄霧輕籠飄浮,這月下的荷塘真是恍如仙境了!滿月而有淡淡的云霧,給人的感覺如“小睡”一般,正如作者此時的心境,卻是恰到好處.作者在這里無意中流露出了淡淡的喜悅.“彎彎的楊柳的稀疏的倩影,像是畫在荷葉上.” 楊柳的倩影不是 “投”在荷葉上,作者偏偏用了一個“畫”,仿佛是一位繪畫高手在潑墨揮毫,精心描繪一般,使投在荷葉上的影子貼切自然、美麗逼真,富有情趣. “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著的名曲”.月色清淡,黑白相間的光和影猶如和諧的旋律,荷香縷縷,水乳交融,作者如此細膩入微的感受真是令人如癡如醉! 這美麗的景色可以讓作者忘記自己的憂愁了吧?但是“熱鬧是它們的,我什么都沒有.”作者還是無法擺脫那一縷愁緒,淡淡的哀愁與淡淡的喜悅相互交織,給優美的月下荷塘披上朦朧的輕紗,清幽淡雅、安謐柔和、朦朧和諧,荷塘與月色融為了一體! 讀著朱老先生的《荷塘月色》,便宛若置身荷塘一般,仿佛在那幽徑上走著的是自己了.那亭亭碧綠的荷葉,那婀娜多姿的荷花,月色迷蒙、薄霧繚繞的荷塘便又展現在眼前. 一 以真言寫真景 《荷塘月色》描寫了哪些景物呢?文題標得明白:一是荷塘,一是月色.在歷代詩文中寫荷塘的不少,寫月色的更多.但本文的“荷塘”、“月色”絕對區別于其他的“荷塘”、“月色”.這里的荷塘不會是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;這里的月色也不能是“玉戶簾中卷不去,搗衣砧上拂還來”.這里的荷塘是“月下的荷塘”,這里的月色是“荷塘的月色”.正因為作品鮮明地突出了景物的特色,生動真實地再現了特定環境下了特定景物,文章所要抒發的真摯感情才有可靠的寄托,才讓讀者感到真實親切. 先看對荷葉的描寫:“葉子出水很高,象亭亭的舞女的裙.”如果我們拋開特定的環境,用“青翠的玉盤”來比喻荷葉行嗎?當然行,而且表現力還相當強.這樣的描寫既繪出了荷葉的色,又表現了荷葉的質,還狀摹了荷葉的形.然而這種比喻只好在朝霞、夕照里,或蒙蒙細雨中,絕不能在淡淡在月光下.夜不辨色,更難辨質,月色中所見的荷葉,主要是其自然舒展的形態,與裙十分相似,更賦予葉子一種動感美. 寫荷花,原文連用了三個比喻:“層層的葉子中間,零星地點綴著些白花,有裊娜地開著的,有羞澀地打著朵兒的;正如一粒粒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剛出浴的美人.”荷花嬌艷華貴,堪以美人作比.宋代詩人楊成里的《蓮花》詩中就有“恰如漢殿三千女,半是濃妝半淡妝”的句子.朦朧的月色中把荷花看成美人,而且是剛出浴的,朦朧之感恰當好處.相反,若不是在朦朧的月色中,而將荷花比作“明珠”和“星星”也有幾分牽強. 文章這樣描寫荷香:“微風過處,送來縷縷清香,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.”這種斷斷續續,似有似無的感覺絕不會產生于書聲瑯瑯的清晨,也不會產生于陽光刺目的中午,只能產生于“墻外馬路上孩子們的歡笑,已經聽不見了”的寂靜的月夜.我們再看另一個寫花香的句子:“這里除了光彩,還有淡淡的清香,香氣似乎也是淡紫色的,夢幻一般輕輕地籠罩著我.”(《紫藤蘿瀑布》)這是燦爛陽光下的花香,紫色的花兒正“在和陽光互相挑逗”著,滿目耀眼的紫色刺激得作者生出“香氣也是淡紫色的”這樣的感覺顯得十分自然. 直接描寫月光的只有一句,本文多是以影寫月,這也是被歷代文人所稱道的表現技法.“高處叢生的灌木,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;彎彎的楊柳的倩影,卻又象是畫在荷葉上.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勻;但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,如梵阿玲上奏著的名曲.”這里的黑影參差且斑駁,給人一種搖蕩起伏的動感.為什么?就因為它是落在荷塘里.荷塘里“微風過處……葉子與花也有一絲的顫動,像閃電般,霎時傳過荷塘那邊去了,葉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著,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.”黑影落在這波痕上面,當然更顯參差和斑駁.也正因為荷塘處于這種動態,楊柳的倩影才像“畫”而不是“印”在荷葉上.也正因為有了那道凝碧的波痕,光與影才現出一條條五線譜似的曲線,讓人聯想到“梵阿玲上奏著的名曲”. 二 以真言抒真情 文壇許多作家為了寫出不朽之作,都刻意追求作品能反映自己的真情實感,但文章寫出來,又往往給人矯揉造作之嫌.這其中的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,而一個重要的原因則是缺乏精深的語言功力,以至造成一字不穩,真情盡失的遺恨.《荷塘月色》一文則能以準確貼切的語言,抒發出作者因置身于良辰美景而生出的“淡淡的喜悅”,以及社會帶來的又終究難以排遣的“淡淡的哀愁”. 荷塘月色是美妙溫馨的,這樣的景色當然能給人以喜悅.本文少有直接抒情的句子,但透過寫景的詞語便不難體察作者當時喜悅的心情.葉子象裙,裙又是“亭亭的舞女的”;花是“裊娜”地開著,“羞澀”地打著朵兒;花香似“歌聲”,光與影如“名曲”.這些詞語哪個不飽含喜悅色彩?但這種喜悅畢竟是“淡淡的”,沒有激動和狂喜.上節提到的刪去的“剛出浴的美人”一喻,除了它有悖于特定的環境外,也與“淡淡的喜悅”這一特定的情感不諧.試想,面前立一群“剛出水的美人”,表現出的喜悅還能是“淡淡的”嗎? 在整個寫景過程中一直充溢著這種“淡淡的喜悅”,但原文在“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”后還有一句“峭楞楞如鬼一般”;僅此一句,就足以攪擾了溫馨的美景,破壞了喜悅的心情.峭楞楞的鬼影帶給人的只有恐怖,沒有喜悅,就連那“淡淡的哀愁”也不會由此產生,更不會生出“梵阿玲上奏著的名曲”如此美妙的聯想. 荷塘月色
  盡管身處良辰美景,到底無法排遣“淡淡的哀愁”.“一個人在蒼茫的月光下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覺是個自由的人.”語中置一“覺”字,文章便增添了無窮意味;少這一字,則真成了自由的人,那就只有喜悅,沒了哀愁.還有,“白天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說的話,現在都可以不理”中的兩個“一定”,更能表現出作者內心深處難言的苦衷. 在對美景的描寫過程中應該盡是喜悅了吧?也不盡然.看這句:“樹縫里也漏著一兩點路燈的光,沒精打彩的,是渴睡人的眼.”描寫路燈,盡選消極的詞語和事物,而且句式舒緩,語調低沉,讀者從字里行間似乎能聽到作者無可奈何的嘆息聲.同是寫燈,《我的空中樓閣》是這樣的語言:“山下的燈把黑暗照亮了,山上的燈把黑暗照淡了,淡如煙,淡如霧,山也虛無,樹也縹緲.”句式整齊,節奏明快,在這如歌的行板中洋溢著作者按捺不住的喜悅.以上兩段描寫,詞語當然不能互換,就連句式也絕不能互調.
  特色
  1.欣賞景物描寫 本文景物描寫的特點,在于將描寫荷塘和描寫月色巧妙地結合起來.荷塘,是月下的荷塘;月色,是荷塘上的月色,突出了優雅、朦朧、幽靜之美.第四、五段最能體現這種美.如:“層層的葉子中間,零星地點綴著些白花,有裊娜開著的,有羞澀地打著朵兒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剛出浴的美人.微風過處,送來縷縷清香,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.”這一段沒有寫月,但處處有月,荷葉、荷花,都處在朦朧的月光中,有著奇異的光彩.把盛開的和含苞欲放的白花比喻成“明珠”“星星”,從色彩和光華上寫荷花之美.寫荷花的縷縷清香,微風傳送,像遠方飄來的歌聲一樣似有似無,時斷時續,捉摸不定.這幽雅淡遠的感受也只能在月夜獨處時才會有,如在嘈雜的白天,絕不會有這樣的感受.荷香本是嗅覺形象,作者卻把它比喻成“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”,使其轉化為聽覺形象,這種把一種感覺的形象轉化為另一種感覺的形象的寫法,在修辭學上稱為“通感”或“聯覺”.運用這種修辭方法,可以啟發讀者更加廣闊深遠的想像和聯想,讓讀者從各自的生活經歷和文化素養出發,去領會作品的思想內容和藝術境界.又如: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.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.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;又像籠著輕紗的夢.”把荷葉和荷花放在月光的背景下,一個“瀉”字,給人一種奶白色而又鮮明欲滴的實感;一個“浮”字,又表現出月光下荷葉、荷花那種縹緲輕柔的姿容.作者是通過寫葉、花的安謐、恬靜,襯托出月色的朦朧柔和.又如:“月光是隔了樹照過來的,高處叢生的灌木,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,峭愣愣如鬼一般;彎彎的楊柳的稀疏的倩影,卻又像是畫在荷葉上.”這里寫“黑影”和“倩影”,還是寫月色,因為影是月光照射在物體上產生的.樹影明暗掩映,錯落有致,反襯月光輕盈蕩漾.月色本是難以描摹的,但作者透過不同的景物,從不同的角度去寫月色,使難狀之景如在眼前. 2.把握文章思想感情 文章開篇便是“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”,以下處處關聯這種不寧靜的心緒:路是幽僻的,寂寞的;地上的月光是淡淡的,天上的云也是淡淡的;“樹色一例是陰陰的”;聽到熱鬧的蟬聲和蛙聲,心想“熱鬧是它們的,我什么也沒有”;想到古人采蓮的盛況,發出“這令我到底惦著江南了”的感慨, 荷塘
  不滿于現實,又不得不回到現實中來.淡淡的憂愁情緒籠罩了全文. 但是,作者的感情是復雜的,與“淡淡的憂愁”相伴隨的,還有“淡淡的喜悅”.文章開頭,“忽然想起日日走過的荷塘,在這滿月的光里,總該另有一番樣子吧”,可見作者是想擺脫憂郁情懷而欣然前往荷塘的;沿著荷塘的小路,往日陰森森,“今晚卻很好”,經過一番澄思靜慮,便覺得自己是個“自由的人”;到了荷塘,他真正暫得自由,心系于美景,怡然之情頓生;由賞景而思接千載,想到古人采蓮那個“熱鬧的季節”,“風流的季節”.可見,“淡淡的喜悅”同樣籠罩了全文. 直接而集中地表現作者思想感情的,是第三段的內心獨白.這一大段獨白,是從不寧靜到觀賞荷塘月色的怡然自得的一個過渡,表達了作者心靈世界與外部世界的沖突和尋求擺脫沖突的愿望.作者的這種心情,在月下荷塘這樣一個幽美的環境中,表現的便是憂愁與喜悅相交織的審美情懷. 總之,憂愁與喜悅是相伴共生的:處憂愁之中而向往喜悅,處喜悅之中而受憂愁的牽掣.它們是作者觀景時矛盾心態變化的兩個方面.但內心的波動沒有大起大落,而是有所掩抑的,情感的抒發是有所節制的(他自稱是個“中和主義者”),這就是所謂怨而不怒、哀而不傷的“中和主義”的表現.所以無論是憂愁還是喜悅,都是“淡淡的”. 關于本文的主題思想和作者的寫作意圖,歷來有多種不同的理解. 有人認為,本文是作者寄情山水之作,抒寫清冷幽深的境界,表現凄涼的心境;有人認為本文是借景抒情之作,表現作者愁悶的心情;有人認為是表現作者欣賞月下荷塘自然之美的情趣,拘守個人的小天地,表現閑適的心情;有人認為它不是抒發作者逃避現實的情緒,而是表現作者對現實不滿的憤激心情;有人認為是表現對黑暗實現不滿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.凡此種種,不勝枚舉. 3.品味精美語言 本文語言樸素典雅,準確生動,貯滿詩意. 朱自清的散文語言一貫有樸素的美,他力求“真”,“真就是自然”(《論逼真與如畫》),“回到樸素,回到自然”(《今天的詩》),以為“藻飾過甚,真意轉晦”,便不可取.他不用綺麗的、古奧的、生僻的字詞來雕琢描繪事物,而顯千情萬態于輕描淡寫之中.但也不是單純的樸素,而是寓靈機、靈巧、靈動、靈秀于樸素之中,也常依據忽然觸發的感受,憑借豐富的想像,使物象靈光閃現,把讀者引入如詩如畫的境界中.以本文而論,作者不用濃墨重彩,畫的是淡墨水彩.適當地運用一些有色彩的詞語,但更多地是運用比喻,啟發讀者的聯想和想像,使畫面的色彩淡中有濃.如寫靜態的荷花,連用三個比喻:“正如一粒粒的明珠”,是寫淡月照耀下花朵晶瑩閃光;“又如碧天里的星星”,是寫綠葉襯托下的花朵忽明忽暗;“又如剛出浴的美人”,是寫荷花不染纖塵的美質.這些詞句,全無奇異之處,但是用在本文的語境中,卻有著特殊的藝術魅力,準確生動地表現了此時此境、此景此物的審美特征.再有,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”,這“瀉”字也很平常,但與“靜靜地”修飾語相配合,準確生動地寫出了月光既像流水一般地傾瀉,又絕無聲響,幽靜幽美.又如,“葉子底下是脈脈的流水”,“脈脈”本指默默地用眼神或行動來表達情意,這里用來寫流水,流水無聲而又好像有情意.它們嵌在句子中,不像苦心經營的,卻很有表現力.其他如寫荷葉用“挨”,寫燈光用“漏”等,都很見作者的語言功力. 本文用了三十多個疊字,不但傳神地描摹出眼前之景,同時有一種音韻美.蓊蓊郁郁、遠遠近近、高高低低的綠樹,隱隱約約的遠山,曲曲折折的荷塘,亭亭玉立的荷花,縷縷的清香,靜靜的花葉,薄薄的青霧,既加強了語意,又使文氣舒展,音韻和諧.
?
?
展開全文閱讀
剩余:2000
也許感興趣的知識